是我自己啊

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。

我根本没有办法去选择喜不喜欢你。

他说他已经回到了原来的地方。

听说是在秋天,我好喜欢秋天。

我依然爱你

嗯……不知道要用什么话来开头。从听到消息到现在已经很久了,但我还是很难过,无法形容。就想着,写点什么吧。我只是觉得很害怕啊。
其实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呢,上海。之前绵绵下了好久好久的雨,然后学校这里海风好大好冷。昨天雨终于停了,而今天,一大早天边就是特别特别明媚的大太阳。早上醒来的时候也觉得这是再平凡不过的一天了。上午去参加物理抽测,10:53的时候往考场外走,打开微博第一条消息就是说你可能真的是别人的了。
突然就蒙圈了,站在考场门口,直到后面同学推了推我。走出考场,简直是不知所措。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,就是掉不下来。对的啊,我真的不想哭。抬头看看那大太阳,想起有天你曾经说它是最冷漠的,突然觉得,啊,真的啊。你看看,你一出来,我就要失去他了。
你在是是非非甚至是一片骂声中入伍,我等了你两年,回来的时候你却成了别人的新郎。
为什么突然很难过。因为突然看到现实了啊。啊,原来我们真的距离这么远啊。你有自己的幸福了,那我的在中呢。有天你不是我的第一位,也不是第二位,但我依然难过的快要不能呼吸。在中啊,到了你的那一天我该怎么办。
想一想,也确实啊。你也不小了,你也有个家了。经历了那么那么多,你该有自己的温暖了啊。波波折折,你在舞台上镜头里做我们的大明星已经十几年了。但是啊,我多担心啊。她会不会做很可口的饭菜,她会不会用很细腻的心去体会你,她会不会有很忠诚的心永远爱你。你每天回家是不是能闻到饭香,你晚回家她是不是会给你留一盏灯。你累的时候她会不会给你揉揉肩膀,你难过的时候她会不会轻轻拥住你……但是,那样的话,你就要拥有幸福了,拥有你期待了那么长时光的家了。你那么那么渴望的幸福,就要来了呢。我迫切想知道她是个怎样的人啊。想到以后她总能伴着你温柔的歌声入睡,醒来就能看到你宠溺的笑。真的啊,心尖尖儿疼。那个属于我们的你终将会属于一个女人,一个家庭。本应该给你满满的祝福,却在想到你美好面容的时候全都化成涩涩的感情郁积在心口。只祈求,终将出现的那个人,会更爱你,把我比下去。
可是啊,在你毫无顾虑地爱上别人以后,在得知你比我早得到幸福以后,才能放心开始下一段——或者放心的,永远持续这份孤单的思念。

  是不是我醒悟的太晚,原来,我真的什么都不算。不知道你是不是换过电话号码,网络上的头像是不是黑白,我甚至有时都不知道你此刻身处于哪个国家。
其实不知道有什么可坚持的,又在追求着什么,只是这样喜欢着喜欢着,一晃这么多年就过去了。

  我一直觉得我为你付出了青春,但是,其实我什么都没有给过你。

  关于这些未解的疑惑,在这长孤单时光中,我放纵自己在想象中不断轮回,一遍遍的重温,只为了好好将你看仔细。只为了补偿我那份糟糕的、不完整的感情。

  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了。怕人生这么漫长,而所有未来与你相遇的可能都是我多年来的自欺欺人,怕我此生所有的幸运在十二岁那年被透支得彻底,余下每分每秒,只能在幻想中不断地麻痹自己,甚至连一句爱和喜欢都没机会出口。

  我为此战战兢兢很多年,后来每次在梦中相遇,最想对你说的却是感谢。

  谢谢你曾无形握过我的手,让我感受到来自你心底的温度;谢谢你为我哭过,让我在你的眼泪中感受到爱情的分量;谢谢你催我成长,用你的方式把我推上一条迈往更好人生的路;谢谢你让我变成一个更好的人,让我懂得勇敢,学会恒久守候;谢谢你,在那段已经泛黄的年少时光中与我相遇。虽然都不是为我一人,虽然你都不知道这人群中还有一个我。那天的天很蓝,风很轻,知了在树枝上叫个不停,我把你放在梦里,沉睡了一个又一个炎热夏天。

  谢谢你那年出现在我生命里。

  所有我付出的爱,所有我当初失落的认为像是投进了永远不会实现的许愿池,永远只能听到硬币坠入水中落寞的噗通声,永远得不到你看向我的视线的,令我万分失望的,无措嗟叹的,看不到明天,也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的,孤单的爱。在你不曾注意到的拐角处,在幽深静谧的冥冥宇宙中,在这个嘈嚷的平行世界里,我在爱你啊。

  可能像是灯火阑珊处微弱的亮光,吵杂人群里轻不可闻的呼唤,你看不见,也听不到。但是,请你相信,在你看不见的角落,我仔细收藏了你的爱,将它们编织成一袭厚厚的披风,缀着暖黄的小太阳和一整片璀璨星光。我从背后为自己披上,在逆风处低声为你吟唱思念的歌。

  我的瞳孔里也映着你的背影,我的梦境里也有你所扮演的角色,我为你叹息过,我的课本里还夹着一封厚厚的,写给你未署名的信。我的睫毛湿漉漉的,那是为你掉过的;我的日记本上也认真记录着关于你的,琐碎微小的一点一滴。

  我在孤单地,无措地,爱着你啊。

  我把硬币丢进许愿池里闭眼默许的那个愿望,你听到了吗。

  那我站在你身后郑重许给你的誓言,你听到它在风里温柔的回音了吗。

  你残忍又怜悯,永远都在那,从来不骗我。却也不爱我。

  困惑的心,流过的泪,都是生命里的温柔灌溉。
你带给我的,远比我能看到触摸到的多得多。你不能和我在一起,却一点点的,把我推到一个通往美好未来的轨道上——即使不能与你同行,可我已经给了我能拿得出的最好。

  所以我才会变成今天这样的人。你感动我、拥抱我、远离我,你改变了我,让我在经历过如此这般苦辣酸甜之后,成为一个更好的人。

  就这样继续向前走着,有时候想想起那些粉丝说过的话,说那个人应该永远都不会是你的啦,再过几年说不定就要结婚啦。其实这样也挺好的,我有时在心里对自己说。有天回过头张望,夜里起了蒙蒙白雾,曾经那段过往也被笼罩进身后那团模糊暮色中,我仿佛看到那段时光在远处向我招手,说,再见。

  再见。轻叹一声,然后回过头,继续朝前走去。

  你有爱过这样一个人吗。

  拉拉扯扯,七年光阴。哭着笑着,痛到最深却舍不得放。

  多少次傻傻跟在他身后,祈祷着他能回过头来看你一眼,却又害怕着不知道用何种表情面对。他脊背笔挺,随意卷起衬衣的袖口,露出清瘦手腕,腕骨翘起的地方有个好看的弧度,你用视线描摹,在内心默诵了千百次,他的背影是一片天,他的心是你全部的渴望,他眉目柔和像一幅水墨画,淡淡一眼抵得了万年。

  但你是个傻子呀。

  他的心离你那么那么远,你却依然甘之若饴般的飞蛾扑火。

  一年一年,一年又一年。久到自己也开始不清楚到底是在守着什么,早已没了那个人的消息,却还是在心底拉扯着松不了手。你想着你应该会靠近的吧,不管怎么样,一定还会遇见的吧。你总是想着他还欠你一个相遇,你盼着那一天的到来,期待着或许会有新的开始。

  你就这样等待着,对于他,你能做的似乎也只有等待。你告诉全世界的人老子已经把他忘了,老子不在乎了,却只有自己心里清楚有多少次午夜梦回,和他比肩站在夜深露重的宿舍阳台,他轻轻抿着唇,瞳孔里嵌了一把碎钻晶晶亮亮,闪的你心间情愫一直荡漾了这么多年。再过了几年在新闻上听到他要结婚的消息,却依旧没能见上一面。你想着要不然还是算了,人生总归是有太多束手无策的事情,自己终究只是一段毫无意义的过往。

  你想着想着,觉得有点难受。心里发酸却没有眼泪,把从前的点点滴滴重新回顾一遍,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当年有多傻。想到最后你忽然笑了,兜兜转转这么多年,爱上又放弃,放弃又再重新爱上,纠结到这般地步从来没想到最后是这种结局。

  你想对他表示祝福,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身份去讲出这句恭喜,而且说实在的,你根本没有他的联络方式,可能参加匆匆看过一眼,就此潦草错过,一丝丝的牵连都没有留下。你想恨,觉得哪怕能抱怨出口也是好的,却连一句话的力气都没有了。你想来想去,突然发现自己连恨的资格都没有。他早就告诉你不可能了,早给你看过这个结局的预告了,怎么你就不信呢。

  你闭上眼睛轻轻叹了口气,最后想到那一年喜欢上他时候的光景。

  那年的初夏格外美丽,阳光明媚,风很轻柔,学校外的那条公路笔直,两旁新栽的香樟树早已茂密成一片翠绿。那时你还是个任性的少女,看不到前方,看不到未来,满眼都是他遥远的侧脸。你迷惘又伤心,强迫自己不要再看舞台上的他的世界。你一直忍着,最后终于忍不住把脸埋在手掌里傻气地哭了出来,哭自己的束手无策,也哭他的不可能倾心。你哭着哭着就靠在车窗上睡着了,午后阳光轻轻洒在你脸上,暖暖的,抚干你脸上的泪。

  梦回当初,回到你刚认识他那一年的深秋。梦到他拉着你的手站在午夜的阳台上,那天晚上有星星,在天边一闪一闪的看着你们。秋夜微凉,他握着你的手轻轻摩挲着,想要传给你温度。他漆黑的双眸中含着诚恳醉人的光。

  你突然轻轻地笑了,梦里听到火车轰鸣声远去后,他柔声的那句:

  “我也喜欢你”。

可是
那是个梦啊


一句一句,一声一声,我想说的,我想告诉你的,不过是一句喜欢。
还有,最不舍,最哽咽的祝福啊。
那位女士,请你一定一定要好好爱着我的他啊。

余生那么长,你那么难忘。